赫德士菲四小時遊記:以工運和移民作品牌的小鎮 | 運動公社

十月二十一日舉行的英超賽事,曼聯作客赫德士菲(Huddersfield)以一比二告負,今季聯賽不敗金身被破。「升班馬」赫德士菲已闊別頂級聯賽四十五年,不少海外球隊對這支球隊和這個地方都沒有甚麼了解。剛好筆者幾個月前曾到訪赫德士菲的主場John Smith’s球場。容我根據短短在當地四小時的經驗,介紹一下我對這個英格蘭西北部小鎮的感受。

由曼徹斯特市中心乘火車到赫德士菲,最快只需要半小時就可以到達。因此,哈特斯菲爾特和曼聯的比賽也可算是英格蘭的西北部打比。當天我在赫德士菲火車站見到了一些旅遊資訊,當中最搶眼的是一張題為「激進傳統步道」(Radical Heritage Trail)的單張。我迅即將拿起該單張和附近的其他單張。步出火車站後,即在站前廣場見到一個雕像,主角是Harold Wilson。Harold Wilson是前工黨籍的前英國首相。他曾在六、七十年代間出任首相一職。為甚麼在這個小鎮有他的塑像呢?原來Harold Wilson是在當地出生的。

 

由火車站步行到球場只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鐘。赫德士菲的主場最多只能容納二萬四千人左右,以英超的水平而言當然只是小型球場。John Smith’s球場由赫德士菲鎮的兩支職業隊:足球隊和欖球隊共用。小小的Club shop所售賣的也包括了足球隊和欖球隊的商品。坐在看台等球賽開始時,終於有時間翻出在火車站拿過的單張。原來Radical Heritage Trail所介紹的景點,都是市中心附近與激進運動相關的地方。單張指,由十八世紀九十年代起,英國出現過的激進運動,都能在赫德士菲找到痕跡。所謂激進運動,包括了工人運動、女權運動、社會主義運動等。單張的封面圖畫記載了1830時,反童工運動領袖Richard Oastler出獄返回赫德士菲時獲群眾夾道歡迎的場面。難怪當地人民那麼尊敬以工黨黨魁身分成為首相的Harold Wilson。

除了Racial Heritage Trail的單張外,我拿了的一些單張也是以當地的政治文化吸引遊客。除了「激進傳統步道」和附近的英格蘭煤礦博物館(National Coal Mining Museum for England)的介紹外,其他單張介紹的有「歐洲流亡者步道」(European Exile Communities Trail)、「加納比海文化步道」(Caribbean Heritage Trail)和「多元文化步道」(Cosmopolitan Trail)。原來赫德士菲在1939年起就接收了不少來自中歐和東歐,因為戰爭或政治因素而無法返回家鄉的人。而在五、六十年代英國曾出現勞動短缺,所以輸入了大批來自加納比海的勞工。這幾個步道計劃就是要呈現這些外來人如何貢獻當地和令到當地的文化更多元。

 

時值六月,足球賽季早已收咧。今次來看的是欖球賽。十九世紀末,英國欖球界因為對業餘條規的理解出現大分裂。在北部的工業重鎮,由工人階級為骨幹的球會傾向以較寬鬆的定義去詮釋業餘資格,但南部以中上層為主的球隊不允。最後,二十二支球隊於1895年在哈德斯菲爾德開會議決定脫離欖球總會(Rugby Football Union),另組北部欖球總會(Northern Football Union)。後者迅即將旗下管理的賽事職業化,並修改賽例以吸引更多觀眾。由於後來Northern Football Union改名為Rugby Football League,今天的欖球就分成Rugby Union和Rugby League兩種。後者到今天的主要市場仍然在英格蘭北部地區,其工人階級色彩和被視為中上層運動的Rugby Union完全場兩回事。

雖然今天哈德斯菲爾德的市中心已難以找到具規模的工廠,但經過Harold Wilson的塑像、拿著Radical Heritage Trial的單張看著赫德士菲巨人隊在這個Rugby League誕生地與St Helens交鋒,我也感受到一股濃烈的工人階級社區的氣息。

文:[email protected]運動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