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出善意 | Tony

上個禮拜中大三人記者會,稱要開放一條行車線向市民「釋出善意」,如此不敏感的修辭,自然給全世界轟炸。可是,固然自居市民的對立面,取消自己的行動來「釋出善意」是詭異的思路,我們的確很有學習「釋出善意」的必要。

二橋上的一些手足,對誤闖而來的車輛行人態度超級惡劣,有人揸咪叫︰「調頭啦,叫你啊!唔順超就報警囉,你唯一可以做既野就係報警架咋!」有女人行過,想解釋自己女兒發燒,要趕路回家,卻被不少人指罵她「扮野」,粗口橫飛。女人爆喊崩潰,這才有人急急補鑊,話「我地岩岩唔係罵你啊,唔好意思」。以上我聽朋友講架咋——他還跟我說,如果政府由我們在這佔據一個月,就真是甚麼民意也逆轉了。蘋果也有記者寫下類似的採訪反思(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115/60271321)。據說其他佔領區也有同樣的情況。

也許有人第一反應是︰唔係嘛,我地有咁多手足被捕,有人死有人傷,你仲得閒叫我態度好啲?對,我是如此認為的。態度怎麼可能不重要?一個人恰好撞入戰區中tg,你覺得他是會把責任歸咎在黑警濫暴,還是示威者搞搞震?很可能就取決於,我們有沒有手足帶他去旁邊洗眼。我們應理解,不是所有人都是核彈都唔割,大部份人都覺得政府警察責任更大,不代表他們覺得示威者完全沒錯,最後他們站在哪邊,就視乎我們有沒有釋出微小的善意。

這種善意不一定需要我們在行動上妥協——例如,在戰區上的roadblock,沒理由不斷解除,放車經過,但我們需要向人解釋︰「唔好意思,阻你一段時間,依家黑警會混入私家車過黎捉人,一有車入黎我地就好危險。」說不說服到是一回事,但比起你罵爆途經司機實在好得多。

我倒也沒覺得維持好態度太難。記得曾在機場幫手做道歉小隊,有個金髮白人阿姨,因為連續兩晚沒法回家,情緒崩潰。雖則我內心在想︰「超,訓係機場一兩晚就係度喊苦喊忽」,但還是跟同伴一起嘗試道歉。我沒有覺得我們做錯,不等於我們沒有給她帶來困擾。無論我們是在爭取多麼高遠的目標,不代表我們大撚哂。

不單對外,對內也是。現在戰區上喊咪者,不少都粗聲粗氣︰「屌你班和理非唔好剩係係度禁手機,冇決心出黎做野就返屋企訓教啦!」(創作對白,但應該似曾相識?)其實你直接指派一個任務給他們就好,何必對行出來的手足呼呼喝喝呢?

我們需要學習,不被一時的亢奮與權力蒙蔽,不因為自己付出稍多而趾高氣揚,在困頓中,仍要擠出百二分的善意。把善意留給手足,留給旁人;笑著道謝,認真道歉。這才是我們維持民意與士氣的基本盤。好比一個馬拉松選手,他必須將跑姿的每個細節都修至完美,身體才能捱過千萬次的重覆,跑最長遠的路。

#夜貓 #二橋 #中大 #妥協 #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