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物質的地產商和我們 | Tony

石禮謙突發性批評政府。他的言論非常有「後物質主義」的特色︰「年輕人是不是覺得有間屋就解決到問題?唔好用施捨的角度去看一件事,要用理解的角度去看一件事,去理解人家的尊嚴,尊嚴係錢買唔到」,「五大訴求冇提及到要俾間屋佢,後生仔嘅五大訴求係要公義、公道、公開、公正。

這種言論,在今日會被視為漂亮的「人話」,而確實有人受落。我應該說甚麼好呢?政府急著把火頭引去房屋問題,地產商用著尊嚴和公義的修辭將球踢回去。一推一卸之間,卻其實都是言語上的來回而已。新的施政報告裡,明日大嶼照推,繼續強調居屋和「首置」,還有八百萬樓九成按揭這種托市措施。哪裡有傷害到地產商的利益呢?想到這一點,石禮謙扮吃了誠實豆沙包出面踩政府,也未免太過小氣。

如果我們不爭取政制改革,政府會給我們一人一間屋嗎?為甚麼要把這兩件事荒謬地對立起來?可是,有太多人還是寧願跟著政府和地產商起舞,似乎「尊嚴、公義、民主自由」和「住屋、公平、民生」兩者,確實只能二擇其一。如果你問他們,香港的貧富懸殊嚴重不嚴重,樓價瘋狂不瘋狂。他們大多都會說是的,而且憤怒。那為甚麼這不能成為一個政治訴求?他們會說出很多理由︰不能說服中產、不能爭取國際支持……簡言之,不夠光鮮亮麗。

很多人喜歡罵「和理非」,但我覺得「和理非」不是香港最大的壓抑,「堅決將物質訴求和政治訴求切割」才是。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大概只有香港的如此委屈。不久前我讀到一篇訪問稿,有位賣紙皮的婆婆,她每天工作朝七晚九,但她說她過得開心,不用拿綜援。我們跟這位佝僂的婆婆一樣,都活在「被後物質」的社會裡。我又讀到一篇文章,有位中三輟學、在地盤或餐廳當散工、自認廢青、廿歲左右的滅火隊手足。他說︰「光復之後我就要自殺。」

我能理解。

#夜貓 #民主民生 #物質 #後物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