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組織? | Tony

上次寫文談及「去中心化的力量」,但去中心化也有它的限制和缺點。最體現這一點,就是運動長久以來「欲罷不能」的困境。「三罷」的呼聲一次又一次,但始終沒有成事,不說更困難的總罷工,甚至連大專罷課都沒有苗頭。

去中心化雖然能讓不同人以不同方式、程度去參與,又可以發揮創意,但卻缺少計劃和逐一說服。以全香港來看,的確有不少人願意投身運動,面對巨大風險。但罷課罷工,需要的卻是在某一場域內,有充足人數,一同冒上前途/生計的風險。你可能有幾個同學願意跟你一起衝,但卻沒有一整個學系的同學跟你一起罷課。這可能是「無大台」的運動難以突破的困境。

罷工這一邊,己經有不少新工會成立,正在嘗試挑戰這漫漫長路。罷課呢?各校的學生組織,也正當是換屆的時候,他們應該考慮將心力由被捕支援等,轉向組織學校罷課。其實苗頭絕對不難找,例如各校近來管制出入,已經是一個極值得抗議的問題。假如成功組織到長時間的罷課,確實可以為運動注入新的力量。罷課的學生,可以去做密集的街站,大規模修整連儂牆等行動。最早有人提出塞鐵的時候,其實方案不是靠幾十個人製造混亂帶來阻塞,而是靠極多人長期站在車廂內甚麼都不做,既發揮阻擾功效,又將被捕風險減到最低。可惜,人數從來不夠,以至這個較理想的方案從來未能實現。

在保持去中心化的某些有利原則之餘,能否也訴諸組織的力量?不是要學生組織去當代表跟政府妥協,而是利用組織產生新的阻擾性行動——在運動樽頸之時,有必要去嘗試不同的方向。

——Tony

#夜貓 #去中心化 #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