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力量 | Tony

因為做研究,翻到一本1970年談社會運動的書,書名是People, Power, Change: Movements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書名以今日目光來看,實在十分空泛,但原本早在五十年前,兩位作者Gerlach & Hine已經分析了社會運動「去中心化」的力量。去中心化是指運動由各地組成的小團體帶動,不由大型組織的領袖控制。書中描述到當年黑人民權運動的景況,讓人不禁一再聯想到今日的香港(節譯自書中31頁)︰

– 兩位黑人和兩位白人家庭主婦,相約招募其他人開展跨種族的溝通;

– 有白人組成討論小組,探討種族問題;

– 一班富有商人將貨車駛向貧民區收集垃圾,因為城市的清潔日程通常會略過這一帶;

– 有人組織起來收集衣物、食物和物資,提供予他們地區上「貧民遊行」(Poor People’s March)的示威者;

– 一對伴侶義務借出自己的房子當成貨倉,讓相信「白人非暴力」(white non-violence)的人放下自己的槍械;

– 有群體提供庇護,收集食物、衣物、家具和醫療物資,予在「暴動」後受傷或無家可歸的黑人;

– 有白人大學生向黑人所訴求的「黑人學習計劃」提供支持;

– 有律師向黑人提供義務法律支援;

– 有人製作和售賣寫著「摧毀種族主義」(stamp out racism)的扣鈕,並在自己後園貼上「白人種族主義一定要消失」(white racism must go)的字句,邀請其他人一起做;

– 有人發起非常成功的”buy black campaign」(是不是該譯作「黑色消費圈」?);

– 一對年輕伴侶曾做過入口生意,協助一對黑人伴侶設立入口非洲貨品的渠道,將地址及商業資料交給他們

可見,這些自發、跨群體、互助、充滿創意的「去中心化」行動,不是有了互聯網才出現的嶄新產物,它本來就是群眾的力量。那些聲稱在哪裡都看不到香港這種情況(e.g. 黃色經濟圈)的達官貴人,更應該看看歷史。他們應看看群眾如何貢獻自己的資源、知識、時間,而這種集體力量,最終改變了社會發展的軌跡。在今日香港的我們,也站到了同樣的歷史關口。

——Tony

#夜貓 #去中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