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秩序就是犯罪 | Tony

通常講到警暴,都會有人說:「沒有人說警察出來維持秩序是錯的,但不應胡亂打人,傷及無辜,xxyy……」

這樣說也有點太放過黑警了。秩序?誰的秩序呢?民調數據、遊行人數、投票比例,一而再再而三顯示了民意,就是站在五大訴求一方,政府憑甚麼不實現我們的意願?警察憑甚麼捍衛屬於政府而不屬於人民的所謂秩序?

所有行使社會權力的正當性,終歸要回到民主作為基礎。就算專制政府及其鷹犬,都需要訴諸某種「大多數」來證明自己的正當性,他們只能變著方法講「民主」,卻不能擺脫民主的最廣義框架。過往,是「沉默的大多數」、「一小撮人」,當這一套也難講得通時,還有所謂的「十四億人」。但到底一個不能示威也不能投票的國度,誰可以代表整體呢?這個整體又憑甚麼來斷定香港社會的事務?

若果「維持秩序」等於即使與民為敵也要維護政權,警察這種組織,從根本地說就大錯特錯。當政權違反民主,警察唯一道德上正確的可能,就是甚麼也不做,等到我們自組政府,禠奪現時政府的權力為止。但這樣的可能當然不會實現。是故,在政府與民為敵之時,「必須維護屬於政權的秩序」的警察,就是一個大型的犯罪組織。就像法律說自稱三合會會員是一項罪名,每個自稱警察的人,在人民的道德法律來看,都已經犯了罪。

——To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