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解釋不了黃色經濟圈 | Tony

施永青批評黃色經濟圈不符合經濟學的原則,已經有很多人指出其錯誤。主流經濟學認為價值的來源完全是主觀的(subjective)。也就是說,消費一件東西帶來的效益(utility),完全視乎該消費者的判斷。他喜歡花行多兩步路或排長龍,也要在黃色餐廳吃午飯,都是他的選擇自由,跟有人喜歡素食、有人喜歡文青cafe一樣,沒甚麼違反經濟學原則的地方。

施永青的看法固然錯之極矣。不過,與其說黃色經濟圈符合了主流經濟學的原則,倒不如說主流經濟學,本來就不打算解釋黃色經濟圈這一種現象。需求(demand)理論大家聽得多,但需求是從何而來呢?主流經濟學假設每個個體都有其偏好,總合而成需求,而供應就是呼應市場本就存在的需求而己。但如果是這樣,世界就不存在花樣百出的廣告,企業也不需支付巨額的廣告費了。個體的消費偏好,也是受到社會形塑而成的,我們從小到大接收的廣告和媒體資訊,告訴我們擁有甚麼才算是跟得上潮流、有社會地位,例如iphone等於professionalsmart。需求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這是主流經濟學不打算正視的現象。

主流經濟學認為政府介入經濟,是破壞個人選擇自由的元兇,卻忽視這種「自由」,同樣是在受到各種社會和企業力量形塑,極之有限的自由。黃色經濟圈卻是不同的模式。它既不是由上而下的官僚決定,也不是企業製造的虛假需求,而是體現了運動參與者的集體意志,一種「集體選擇的自由」。在這意義上,我不反對施永青形容黃色經濟圈為「社會主義」的,因為這種消費者運動,的確初步表現了社會主義的若干原則︰以民主方式和超越純粹經濟的多元判準,來決定社會的經濟運作。

不了解這種集體自由的還有健吾,以他一貫的呻怨文筆,到處挑黃色經濟圈的不是,又不知在囂張甚麼的宣稱「再黃也好,賣垃圾的,我不會賣帳」。這個思維,恰恰還是視自己為個體的消費者,政治價值只是他在平靚正以外,不算重要的考慮因素。而真正參與在這場運動的人,會去想︰假如沒有有公信力的黃藍標準,那怎樣可以弄一個出來?不少企業可能找不到中資以外的供貨渠道,他們可不可以互相交流,令大家逐步減少依賴?如果有黃店的質素不足,你可不可以去給意見,或者自己示範一下怎樣開一間有質素的黃店?黃色經濟圈不是為消費而消費,消費只是我們作為集體的運動參與者,令運動壯大的手段。如有不足,就自己去找崗位補上,提出方案,make it happen,這才是令我們在這半年成為「手足」的基礎。當然,這也是經濟學無法解釋的現象。

btw,我自己吃過的黃色餐廳都滿好吃的。黃藍地圖已經成為我嘗試新食店的指南,我覺得很好。

#夜貓 #黃色經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