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612基金 | Tony

有人說612基金將錢拿來打官司,就是盲信法治、維護建制、背棄五大訴求,不相信可以實現撒消控告。這個指責針對提供支援的612基金是很奇怪的。他們何不直接指責尋求法律支援的義士背棄五大訴求呢?假如義士都接受他們說的,相信香港的法治已經爛透,毫無打贏的可能,不如拿一筆安家費。我相信群情如此,612基金也沒甚麼不能改變的理由。

在黑警如此濫捕濫告的情況下,其控告可能漏洞百出,不少義士認為可以打官司一搏,實在很合乎情理。

或者有人的情況是寧願不請律師,拿安家費更好,但卻沒有這樣的選項。那樣的話,何不由兩大基金分工合作,612負責法律支援,星火則為不想要法律支援的義士提供財政支援。這樣不是更實際嗎?

不論怎樣,認為612基金將錢拿去做法律支援就等於背棄五大訴求,甚至推論說「因為不想基金錢花光,就想盡快妥協退場」,這種指責也過份了吧。其實基金錢花光了,才最能立於不敗之地,沒有人可以攻擊他們。現在嘗試善用資源,盡量幫最多的義士提供支援,反而兩面不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