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光復 | Tony

我願意跟大家一同中催淚彈、中椒、捱棍,但「光復香港」這句話,恕我叫不出口。

我們到底要「光復」甚麽?今日香港絕大部份問題,早在港英殖民時期已經形成。貧富懸殊、地產霸權如是。動輒判以三五七年暴動罪的公安惡法如是。沒有民主普選。甚至那批發動恐怖襲擊、勾結黑警的鄉黑勢力,也是長年存在,並非九七後才在石頭裡爆出來。

港英殖民政府的操作,可能沒有那麽赤裸。但七十年代開始一連串「德政」,既有六七暴動的影響,也是為了配合九七回歸,目的在於為中共留下麻煩(這甚至不是猜測,而是有明確的檔案證據)。更重要的是,長年的經濟增長,是所有社會問題最好的遮醜布。亞洲金融風暴時至九七才發生,是港英的幸運。

是不是在為建制護航?當然不。一個以解放者之姿重新接管香港的政權,卻要堅持保留殖民時期的所有邪惡結構,沒有比這更可恥的事情了。假如從第一日起,香港政府就以解決殖民遺留的社會問題為志業,根本再多外國勢力,都不會出甚麼事情。弄到今日這個田地,完全是中共和香港建制勢力的業障。

可是,今日香港社會再黑暗,也無必要美化殖民過往。難道我們打生打死,冒犧牲自由乃至性命的風險,僅僅是為了「光復」一個具有「管治的藝術」卻視人民為政治玩偶,種下今日香港許多禍根的政權嗎?在大家心中,「光復」僅僅是象徵性,不是真的要求英國重新接管。但以象徵來說,這依然是詞不達意。因為我們追求的甚至不是還原以往的權力格局。

我們要的那個香港,有民主普選,結構性的民生問題不是那麽嚴重,也不再偏袒權貴及鄉黑勢力,警察可以受人民監督——上追一百年,這樣的香港都不曾存在。我們要的,其實是全新的香港。

香港從來不是屬於香港人民的香港,但我們將要建立一個屬於香港人民的香港。這個理想,不需要偽托任何虛假的過去。我們可以為此驕傲。

沒有光復,但有全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