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團結訪問(一):菲律賓BAYAN (Pangasinan)

前言:在「反送中」運動中,不少香港市民希望尋求國際社會的支持。有人曾對六月底的大阪G20峰會寄予厚望,民陣更搞了一個叫「G20 Free Hong Kong」的集會。G20峰會已過了一段時間。它作為一個透明度極低的會議,外界幾乎沒法知道香港的情況有沒有被提及過。暫時我們只知道,東道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見習近平時曾主動提過香港。至於不少人寄望的特朗普,卻有《金融時報》的報道指特朗普在大阪見習近平時,曾說美國會減少就香港的示威而批評北京。而七月二十二日特朗普更對記者直言習近平對香港抗議的處理方法是負責任的。當然,到底G20對香港的現況是否有影響,大概沒有人能下一個權威性判斷。

其實當大家的目光放了在G20時,有一個叫國際人民鬥爭聯盟(International League of People’s Struggle)也召開了一次國際會議。這樣的會議就是國際團結(International Solidarity)的體現。我們訪問了部分與會者,除了讓讀者認識更多外國的基進組織外,也了解一下除了求助於強權外,國際團結還可以是甚麼模樣。




訪問:羅沙
被訪者:菲律賓BAYAN (Pangasinan,邦阿西楠省)發言人Eco Dangla

組織簡介:BAYAN成立於1985年,即是馬可斯獨裁執政的時期。該組織由逾千個基層同進步組織合組而成,代表過百萬人。與這個組織相關的有民族第一黨(Bayan Muna)自2004年起,海外的菲律賓人社團也可以成為BAYAN的正式成員。


 問:可介紹你的組織嗎?

答:我們是BAYAN菲律賓在邦阿西楠省的地區分部。BAYAN本身是一個多個界別組成的組織,成員包括農民組織、工會、青年、女性、教師以至專業人士相關的組織。大家的目標都是為了菲律賓民族和社會解放而奮鬥,希望菲律賓人民不用再面對外國的壓迫和本地封建主義及官僚資本主義的宰制。

問:那麼BAYAN是一個類似聯盟或者是由不同組織組成的聯會嗎?

答:對。

問:剛才提到外國的壓迫?「外國」是指哪些國家呢?

答:主要是美國帝國主義。自1899年起,菲律賓成為了美國殖民地。到1945年後(譯按:菲律賓在二戰後獨立),菲律賓也是美國的半殖民地或新殖民地。現在杜特爾特的政權也向中國叩頭,以換取借貸推動他的大興土木計劃(」Build, Build, Build」)。

問:即是除了美國,也包括中國?

答:對!特別是近來中國在亞太地區愈來愈具威脅。

問:哪你如何看中國政府?

答:中國已變成一個帝國主義國家。它佔領了西菲律賓海中位於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沙洲和礁石。它亦與杜特爾特的政權合作,為他的大興土木計劃和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提供大量貸款。

但相對美國來說,中國在軍事上和經濟上仍較弱。

在軍事上,美國仍實際控制著菲律賓。菲律賓政府內部安全政策中包括了美國反叛亂指引。美國可以靠這個指引來控制菲律賓。內部安全政策則實際上是一個反叛亂的計劃。它針對的是那些反對過度開發天然資源的組織、反對掠奪農民和原住民土地的組織、反對社會服務私營化和商業化的組織。這些組織反對大資本家與大地主、買辦資產階級同他們在官僚體制內的代理人(官僚資本家)勾結圖利。

菲律賓亦與美國簽訂了多條軍事協議。其中一條協議是用來合理化美軍駐守在菲律賓國內的前美軍軍事基地。事協議也為菲律賓、美國和其他盟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行動賦予合法地位。

問:那你不會期望美國政府會解救菲律賓人民吧?

答:對。只有菲律賓人民才能拯救自己。其他國家受壓迫的人和無產階級也可以支持及協助菲律賓人民的鬥爭在世界各地擴大聲勢。

問:那你如何理解「國際團結」?有甚麼事可做令這個概念變得可行?

答:要幫助其他受壓迫的人民和民族向帝國主義鬥爭,最好的做法是令自己的國家在帝國主義的控制下解放出來,那就可削弱帝國主義。這未能成功之前,不同地方被壓迫的人民可以互相學者對方的鬥爭經驗,以提升對抗帝國主義的戰鬥力,以為帝國主義最終的失敗和社會主義建設做好準備。

問:那即是說,你自己如能解放自己的國家,這也是對其他受壓迫國家人民實踐團結的體現,而且所謂最好的團結,應是互相學習對方的成功經驗?

答:對。我們可以學習正面和負面的經驗。亦可提供資源上、物流上、道德上和人力上的支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