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教師同行── 支持UCU 英國高教大罷工 | 阿瓜

最近英國大學與學院工會the 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UCU)得到了61 間英國大學的支持,發起為期長達14日的高等院校教職員罷工行動,抗議英國大學校長委員會Universities UK(UUK)對英國高校退休金計劃 Universities Superannuation Scheme(USS)進行大變革:由本身固定的退休金改至將金額扣上股票市場,令具體金額將受股市情況所影響。此舉導致原定退休金計劃中所設立的福利大幅降低20-40%,對一個教職員來說,就是每年縮減了約£10,000 的退休金。

罷工得到88% 高教界教職人員以投票形式表示支持,投票率達58%。是次罷工行動中,教職員們將會進行罷教、罷改、罷回電郵── 一切有關教職的事務一律罷做。罷工分為四週,第一週罷工2日,第二週3日,第三週4日,最後一週5日,由二月廿二日正式開始。

教職員們的反應如此巨大,原因是他們一直得不到良好的薪酬待遇。長久以來,高教界教職人員的工資除了在專業行業中相對地低,他們的實際工資(Real wage)在通漲下也年年下跌。與此同時,前線員工不斷被裁員,日常工作量也相繼加重。可是即使工資追不上通漲、工作環境壓力遞增,員工在過去也不多作怨言,原因在於USS 為他們提供了相當可觀的退休保障,令他們至少不用為日後退休的日子而煩惱,可以安心教學、專心從事學術工作。所以,是次UUK 對USS 作出的大調動直接觸碰了他們的神經。除了大大影響他們對教學的熱誠外,此舉也將令有志投身於學術界作為職業的人有更多顧慮,比以前更為卻步。

在過去數月,UCU 和UUK 多次進行周旋和談判,希望可以解決USS 現存的財政赤字問題。UUK 堅持只有在USS 進行改革才能令帳目得以改善,但事實上,大學管理層的薪酬一直異常地高,此狀況一直惹人側目。例如上年12月就有傳媒再度發現,其中一位在薪酬委員會中的校長Sir Christopher Snowden 為自己薪酬調至年收入 £433,000。對於大學管理高層高薪厚職,而教學人員的福利則被變本加厲地削減,也是觸發是次教職員憤然大罷工的原因。

筆者作為一個正在英國留學的學生,在這次事件上並沒有把焦點過分集中在英國高教界別內,管理層與教育人員之間的政治和資源分配問題。筆者反而對廣大學生如何回應是次罷工行動比較有興趣。由於是次罷工由教職員發起,直接受影響的持分者將是我們這批學生:課堂不但被強行終止,教授也表明補課不會另作安排。有留學生說,縱使支持行動背後的理念和目的,可是次罷工對他們也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先不說是次罷工如何彌補他們在這兩個星期上的學費,如果老師不打算進行補課的話,他們會擔心其學習進度和應試狀態均會受影響。不過也有學生會表明全力支持是次罷工行動。不少學生會發表聲明,鼓勵同學多跟周圍的朋友和家人解釋是次罷工的因由,也鼓勵同學主動以各形式向各自的教授表示支持,在罷工集會之日到場聲援各大教學員工。

同學的反應為筆者帶來一些反思。有些同學覺得,是次事件「明明不關他們事」,自己卻被牽連進去,心感無辜。可是我會問,我們真的是「不關事」的一群嗎?學府固然是為學生提供知識和學習機會的地方,但我們又能不能把學府從社會中抽離,把它看成一個理所當然的存在?在今天世界裏,教育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嗎?如果我們不能理解學術界身在今天社會中面對的各種制肘和問題,只著重個人能不能從它身上取得各自所需,這取態筆者認為未免有點兒自私,因為這其實是漠視了每一個支撐著學術界運作的人的努力,以及他們的實際需要。老師能不能得到合理的待遇,其實直接關連到我們能不能得到良好的教育質素。任憑我們把「教師」這職業推崇至聖人境界,到頭來,他們也要面對我們平常人要面對的生活狀況。他們要面對日常開支的需要、通漲的煩惱、家庭的規劃。在沒有一個完善和穩定的退休保障之下,將會大大影響他們生計上,甚至長遠規劃上的計算,也無助鼓勵更多有心人投身學術行業。諷刺的是,高校管理層收入卻高得逆天、年年袋袋平安。並非看輕管理層的貢獻,但平心而論,真正承托著學術界、保持著學術質素的人,首當其衝一定是教授師長們。大學又如何能這樣虧待他們呢?而作為直接受益者,我們又如何能接受師長們面對如此不公等的對待呢?

有同學說,罷工令他們得不到應得的教育。其實,是次罷工,竟令我想起2014 年由學聯與各大院校發起的無限期大罷課。雖然本質和性質完全不一樣,但兩者同時令學生處身於一個「非自修不可」的狀況。只是前者是被動狀態,後者是主動狀態。但事實上,作為一個曾參與大罷課的學生,這狀況其實有助令我們反思學習真正的意義。學習,其實並不需要規定在某一天、某一地方、與某一人進行。學習的最佳狀態從來都是自發而生。我們固然希望在給了學費之下得到預期中的學習歷程,但事實上,在沒有課程規劃下,我們就真的不能得到對等的,甚至更多的收穫嗎?筆者雖然只能待在英國一年,但有幸成為了這邊的留學生,除了得到接觸各類學術文獻的機會,也得到了更多與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交流的機會。比起上課,這邊推崇的是一個自我修讀、自我探求知識的學習精神。教授給予的不是硬知識,更多的是理論分享和思維引導。從這方面來說,其實就是一個訓練學生能夠自立、勇於主動求學、學會自我批判的學習模式。這次的大罷工正好就給予了我們一次「罷課」的體驗,從中學習如何即使在沒有師長的陪伴下,也能從自我增值、與朋輩一同切磋學習、涉獵不同學習工具和渠道而獲取對等的學習成果。

當然,大家可以認為筆者只是個樂觀主義者,老師罷工對學生所造成的實際損失依然存在。但在今天高教界教職員,甚至整個學術界所面對的危機底下,筆者認為作為學生,我們絕對應與教師們站在同一陣線。在今天的社會裏,良好的教育質素從來都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她需要我們透過努力爭取,極力捍衛才能得來的。所指的「我們」,就是指每一個還敬重各個高教學術從業員的貢獻、認同高教界作為一鼓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和珍視學術自由的人。為了教授師長們的尊嚴、高教界員工能得到平等重視、學術界的長遠利益發展,此等代價,絕對值得奉上。

相關報導:
UCU announces 14 strike dates at 61 universities in pensions row

UCU: Why we’re taking action over USS

WHY STUDENTS SHOULD SUPPORT THE UCU STRIKE

Faculty Staff To Strike Nationwide Over Pension Dispute

部份英國大學學生會對UCU Strike 的回應:
Oxford Students’ Union

Durham Students’ Union

Goldsmiths Students』 Union